刘炯(Sharpmark)的博客

v4.0 一个不怎么更新,又舍不得关掉的博客

三天看十年 - 学习

时间:1998-09-19
地点:山西省太原市,太原市第二外国语学校
身份:全日制初中二年级学生
梦想:每天都是周末。那样就可以玩游戏机了。
朋友:老崔。那时候还没有堕落。因为那时跟朱骚骚,郑大厨还不熟。
看的:《童话大王》,《读者》,《大众软件》,四大名著
听的:评书,相声。那时还不听流行音乐。

06:00

天气不算冷。刚穿长袖。被老妈叫醒,然后穿衣,洗脸,吃饭。出门骑着刚买不久的蓝色捷安特自行车,骑过路旁有几个坟头的土路,绕过太原电视台,穿过那时被荒沙包围的汾河。

07:00

穿过几个街区,大约骑了二十多分钟后到了学校。靠娴熟的自行车技术在满是自行车的车棚中穿行,然后找到一个空位,华丽的漂移,下车,锁车。

进校门,门口一边各四个学生穿着校服,披着绶带看着同学和老师入校。色余也站在门口,打量着来上学的每个学生。

这是我做猪头小组长的第八个年头(这个官衔从小学一年级一直干到初三。高中后没有了这个职位)。于是开始收组里同学的作业。语文日记,数学卷子,还有英语作业。收完交给班长,回到座位,跟同学神侃一会儿。然后就开始早自习了。

08:00

开始上课。第一节语文,是本学期新来学校的段秀梅老师,也是我们的班主任。第二节是张润萍老师的英语。学什么我已经忘掉了。

09:40

课间操。先是眼保健操,然后全校集合,一班两排做广播操。学校是传说中太原做广播操最好的学校,所以平时做操也很认真,并多次组织训练,可是印象中好像一次也没有表演过。而且那个倒霉的操场那么的小,我们班的某些同学,包括我,只好在校门外面做操。正好可以偷懒,而旁边的老崔同学标准的姿势让我汗颜。后来,听说因为学生多,要分开出两次操。最近听说已经要出三次了……。

10:00

第三节是数学,张丽清老师的,大概是讲代数。第四节物理,刚开课,讲力学。

12:00

放学。回家,随身带着作业,到离学校很近的老妈单位吃中午饭。十二点半,相声半小时;下午一点评书《童林传》。这一个小时边听广播,边写数学作业。老妈边热饭边唠叨我说“边听边写,能写对么?”。然后,我就把作业本前面的全优给她看。一般吃饭前就把当天的作业写完了,然后吃饭。

13:30

骑车去学校。中午在教室看闲书,那时候必看的杂志是《童话大王》,初二好像也是我看《童话大王》的最后一年。那时候有无穷的精力,中午根本不困。

14:30

下午第一节是历史。中国古代史,孙沐园老师上的,她讲的很好,这是我喜欢上历史的原因之一。然后是政治课,很头疼,庞春燕老师上的,我都不怎么背得会。偏科这个习惯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养成了。

17:00

周五下午,是郑大厨同学的舞台,她威严的站在讲台上,指挥全班同学,同学对她各个俯首帖耳。是的,因为她是卫生委员(她华丽的从初中一直把这个牛哄哄的职位做到了高三)。我跟飞机同学的传统曲目是负责卸纱窗,有时候也会负责卸玻璃。一般来说,负责擦黑板是比较开心的事情,这次我就很幸运,擦完之后就早早的闪人了。跟同路的几个同学边神侃边骑,很快就到家了。

18:00

到家。把书包扔到我的房间,躺在床上稍微休息一会儿,计划着晚上做什么。这时候Kathy同学打来了电话聊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她在说,我在听。偶尔说几句逗逗她,或者气气她。Kathy同学是我唯一收编的没有血缘的妹妹,后来,在她的爱心、真心和关心下,她成了我的初恋女友。那时的“爱情”,纯洁的连手都没有拉过。

19:00

老爸老妈陆续回来,做饭,吃饭。自上中学以后就很少看电视了,只是在吃饭和洗脚(之后会提到)的时候才会看看。

20:00

把下午留的作业搞定。英语要听磁带若干遍,所以打开那个老式的古董巨型“单缸”录音机听几遍磁带,然后让老妈在英语课本上签上听磁带证明。完事之后从书包中偷偷拿出下午从崔大牛同学那里抢的《大众软件》拿出来,如饥似渴的看着,虽然大部分游戏都没有玩过,但过过眼瘾还是很爽的。那个时候我在我自己的房间,所以我做什么老爸老妈是不知道的。嘿嘿。

21:30

洗脸,然后洗脚。洗脚在那个时候,是一个很有分量的节目。我们刘家祖传的习惯之一是泡脚。就是用很烫的水洗脚,因为可以解乏。而对于我来说,还有另外一个功能,就是在洗脚的时候可以在客厅看电视或者光明正大的看闲书。不过那时在放《还猪格格》,所以初二就开始在洗脚的时候看《水浒》。为了多看会儿闲书,一般我泡脚都会在半个小时左右。

22:00

睡觉。虽然一直是一个人睡一屋,不过还是胆小,而且因为那时家的位置也不太好(离宿舍不远就有小坟头,这点去过我家的朱,郑,郭等若干同学都是深有体会的……),所以会无意想到鬼故事之类的,然后崩溃很久才能睡着。那时候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

那时候上学是每周五天半,周六还要上半天,所以很无奈……。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