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炯(Sharpmark)的博客

v4.0 一个不怎么更新,又舍不得关掉的博客

正视同性恋

那天居然跟奕讨论起来同性恋的问题,恩,很严肃的问题,所以拿上来说说。本文部分观点参考了我国著名社会性学家李银河部分观点。

先讲个数学故事,公元前五世纪古希腊有个著名的学派叫做“毕达哥拉斯学派”,他们认为“一切数均可表示成整数或整数之比”。一次该学派在海上的大船上讨论数学问题,一位学派成员希帕索斯考虑了一个问题:“边长为1的正方形其对角线长度是多少呢?(是我们俗知的√2)”学员们发现这个数既不能用整数,也不能用分数表示。于是学员们在万分惊恐中将希帕索斯扔到了海里。但这也不能掩盖事实,不久之后毕达哥拉斯学派就因为这个小小的数而土崩瓦解。后来人们将“可表示成整数或整数之比”称之为有理数;而不能按上述通分的无限部循环小数则称为无理数。有理数和无理数统称实数。

再讲个社会故事,公元二十世纪世界上有种著名的生物叫做“人类”,他们认为“一切的人类均可以一男一女形式组成家庭”。一次该生物在他们生存的地球上一切照旧的生存,几个人类成员站出来反映了一个问题:“有些人并不对异性感性趣,而是对同性感性趣。”人类其他成员们发现这个问题他们一直不敢正视。于是人类在万分惊恐中将符合这种描述的人视为病态,变态。但这也不能掩盖事实,更大规模的同性恋谈论强烈的颠覆了人类的传统观点。不久之后人类大范围在官方承认心理学上把以异性当作满足性欲的对象叫作异性恋者;而以同性当作满足性欲的对象叫做同性恋者。异性恋者和同性恋者统称人者……,错了,是人类。

下面来谈谈同性恋的产生、现象等问题。

在同性恋的产生上,学术界可以说还没有一个定论。一般地说,可以分为先天说和后天说两类。先天学说的学者认为同性恋者在生理构造上存在和一般人的差异,包括(1)胎儿期因素;(2)大脑因素;(3)荷尔蒙因素。另一种持后天说的学者认为是后天的心理因素、社会因素(童年环境、青春期经历、环境因素)造成同性恋的形成。实际上,动物界中也存在同性恋。比如在人类的许多近亲如大猩猩中都可以找到同性恋的现象。

同性恋者的主要的判断标准如下:

  • 同性恋一般在幼年时期就有些迹象,不过儿时的表现与性成熟恰恰相反,儿时愿意和异性在一起,喜欢扮演异性的角色,喜欢穿异性的服装,喜欢模仿异的动作等等。到了青春期,情况迅速发生变化,开始对同性感兴趣,对同性产生爱慕,对异性却表示厌恶或淡漠。
  • 长期得不到同性长辈的关爱,或与异性长辈一同生活过久,此情况常见于单亲家庭。
  • 对异性没有“性”趣,从未有过与异性的梦交的经历 ,而对同性具有持久而强烈的好感及性欲,表现在勃起。

那么,同性恋是不是属于病态或者变态呢?

在2001年4月20日面世的一个有关精神病的手册上,正式删除了有关同性恋的内容。这个情况,中国中央电视台也做了相关的新闻报道。这表明了中国在同性恋方面的看法,已和国际持平。关于同性恋不是疾病这一论断,是有关专家对照许多对同,异性恋人的心理状况得出来的。一般的同性恋者心理健康程度都和异性恋者相当,没有什么特别的。

我们可以看出同性恋是属于正常的生理、心理需要。虽然中国官方已经正视同性恋,并在积极地消除广大群众对同性恋者的歧视,但是,对于很多年龄较大的人对此还是无法接受。同龄人只要受到过良好的教育,都能以健康平和的心态面对这个问题。现在在我国同性恋受到很大歧视和不公平待遇。需要加快改革步伐,从法律上为他们开绿灯。比如应该尽早的允许同性结婚,领养孩子得到合法保护等等。这些问题每拖一年就会影响很多的同性恋者。

很多人歧视同性恋者是因为他们把同性恋和艾滋病放在一起讨论,说同性恋者容易传播艾滋病。这是错误的,就是因为大多数人歧视同性恋者,所以同性恋者无法光明正大的活动,只好暗地里活动,这样的不健康的活动当然容易出危险了,难道他们想么?不就是因为社会打压的么?越打压越危险,越危险越打压。如果光明正大的正视同性恋,提倡同性恋之间一夫一妻制,又怎么可能会是艾滋病的温床?

有人觉得同性恋者性取向不正常,属于异类,很鄙视他们。但是换个角度向,如果有一天发现世界上90%是同性恋,你是那可怜的10%,其他人鄙视你,自己还看不起自己,你会怎么想?你觉得你有错么?换位思考一下你会想通很多事情。为什么只许你喜欢异性,不许别人喜欢同性呢?做人要厚道一点。话说回来,同性恋会不会成为主流呢?

据资料显示,不管一个社会的整体环境是特严还是特宽,同性恋人数的比率都是控制在一定的数上,基本上呈一个不变数。而一个比较有趣的现象是,一般大城市的同性恋比率较平均水平会高此。象美国平均约3-4%,但纽约的水平就超出了这个数。再比如香港,同性恋水平达到10%。好象同性恋人群更喜欢城市生活。

喜欢踢足球的人不要歧视滑旱冰的,足球场那么多,多块旱冰场能死人么?

所以,请大家正视同性恋者,给他们自由,给他们阳光,就算你不喜欢他们,也不要鄙视他们。他们也是正常人,请尊重他们。对于那些对同性恋已经深恶痛绝的人我没有打算靠着一篇文字就改变他们的观点,我希望那些对同性恋还不太了解,没有建立自己立场的人在对这个问题思考的时候能有所参考。有人说,当两种意见相矛盾的时候,谁也无法说服另一方,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等到有一方的人都死掉了。所以,我希望将来有一天,还有人能看到这篇文字的时候,他们回想,这个作者真可笑,居然写这种文章,还分什么同性、异型的。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