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炯(Sharpmark)的博客

v4.0 一个不怎么更新,又舍不得关掉的博客

关于夜晚的记忆(四)公车

就算好不容易到了房间,禁闭大门。简直就像身体中的骨头刺穿皮肤那样,感到巨烈的疼痛。不知何时,我被这种东西塞满了。一个人住的夜晚总是感觉到很长,不能很好的消磨时间的话,我就走去附近的车站。装作在等什么人的样子消磨时间。这样还不行的话,就尽量的在回家的路上慢慢的走。高中里虽然有朋友,在穿着制服之外的时候,怎么也不想在一起。住着3000万以上的人的城市里,想想的话,想要见面的人,想要说话的人,对我来说一个都没有。在这样的日子里,不时梦见佐由理。不停的在,一个无人的地方寻找佐由理,结果一直都没有找到佐由理。只是佐由理抚过心际的感觉直到醒来还残留在身上。等发觉的时候已经是到东京的第三个冬天了,就好像在又深又冷的水中一直窒息的样子,那个样子的每一天,只有我。

—— 云之彼端,约定的地方

其实,准确地说,这不算是记忆。因为这都是最近的感受。

在上大学之前,我坐公车的次数是个位数。凭借一辆自行车游走在太原的大街小巷。然后,上大学了,也因为软件学院那种荒山野岭,所以极少在夜里坐公车。现在,其实夜里坐公交也很少,因为前些天败了一辆二手车。只是偶尔在下雨的时候,才会搭个末班车,从公司回到学校,比如说今天。

不明白为什么白天和晚上坐公车会有如此大的差别。21点多的时候,站在保福寺桥西等498路。有时候远远看到498进站的时候,还要踢拉着大拖鞋小奔两步。一般车上人不多,昏暗的车厢中很难看清其他乘客的样貌。我喜欢坐在挨着后门的那个后排座位。一只脚轻轻踢在座位前的铁板上,手肘搭在窗上。随着公车开动,风也会时大时小的从窗中吹进来。之后,498就不紧不慢的在北四环上前行。

头托在手肘上,看着外面。看着灯火辉煌的北京。快一年了,依旧感觉很陌生。外面闪烁的灯光,路上的行人,飞驰而过的私家车。这就是我以后至少要待几年的城市,可觉得它好像距离我还有很远很远,突然有种无家可归,无依无靠的感觉。以后,会有一盏灯是属于我的么?有些落寞。为什么不兴奋呢?这是闯荡的地方,这是奋斗的地方,这是实现梦想的地方啊!我这么问自己,可是还是兴奋不起来。我没有什么好朋友在北京,即便是今天问牙齿的事情,还是打电话给中学的同学。研究生虽然也有朋友,但是觉得每天踏出校门之后,就不怎么能想得起来。偌大的北京,想要说话的人,想要见面的人,一个都没有。

晚上,
湿润的空气,
带着疲倦的味道。
我也是。

整个车厢,很昏暗。公车上的人也都是静静的坐着,没有白天公车时候的喧闹,想是大家都因为白天的折腾疲倦了。学生听着mp3,情侣依偎着,中年人大包小包的东西想是要带回家的。只有报站的声音和突来的手机铃声才能打破这种安静。当到了北京城市学院,就会涌上来很多学生,有说有笑,找座位,分享白天的故事。昏暗的车厢闪过的灯光,依稀能看到几张眉飞色舞的笑脸,好像在讲什么快乐的事情。车厢的宁静被彻底打破了。我坐在座位上,身子往下蜷缩些,脑袋靠在窗户上,任风吹着脸,依旧看着窗外。那时在想什么,我忘记了。虽然我坐不了几站,总感觉要坐很久。

并不是所有的公车,车厢里都不开灯,不过498路是这样的。很喜欢这种感觉。一如以前一样,坐在角落里面,站在故事旁边。看着看不清的乘客,望着窗外的灯红酒绿。北京,这样的夜里,又有多少故事在上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