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炯(Sharpmark)的博客

v4.0 一个不怎么更新,又舍不得关掉的博客

关于夜晚的记忆(二)星空下的聊天

中学的时候,下学晚,家还远。所以很多时候都是跟同学们回家,一路上说说笑笑,谈天说地。我和中学好朋友的友谊基本都是在下学回家路上巩固和发展的。有时候几个人下学不回家,找个地方专门聊天。至今几次聊天还让我记忆犹新。
第一次要算是初三快要中考的时候了,我、朱骚骚、郑大厨和李新莉在五一广场的聊天,聊了很久,主要围绕在中考上了,还有以后的理想,那是我第一次被问想去什么大学,也是第一次开始考虑我要去哪所大学,那个时候想的是北京邮电大学计算机系吧。还曾相约以后经常出来聊。不过中考之后,便跟李新莉失去了联系,不知她现在如何了。
上了高中之后也常在下课后顶着月亮星星聊天,每次必定出场的主角就是我们仨:我和朱骚骚是男一号,郑大厨是女一号。女二号奕和男二号曹宙有时也回出来,不过印象中次数不多。其他人就是时偶尔出来跑跑龙套。不过好像很少说爱情问题,那时学校学风比较正,就算谈恋爱也不敢随便说,多是谈谈学习啊,谈谈班里面的一些事情吧。
还记得几个人在漪汾桥下几个人唱歌,我第一次唱歌,也第一次被人说跑调,哈哈,后来也一直没有找回来过;记得第一次去网吧玩通宵,朱骚骚、韩剑教我玩CS,我学的飞快,当晚就把他们虐了;记得几个人晚上跑到汾河边上看夜景,被蚊子叮得满身是包;记得几个人数着太原天空中总数是个位数的星星;记得晚上十一点多十多个人从柳林河跑回来;记得初971班下学总是聚一堆人一起回家;记得老崔的S型轮子的大二八,记得朱骚骚的吸引万众目光的绿跑车(细轮自行车,不是法拉利- -#);记得几个人蹲在街边比吃担担面,谁满谁付钱;记得无数发生在府东、府西街路上的,只属于我们的故事……
每每回想到从前那些快乐的聊天和从众渗透出来深厚而单纯的友谊,一直让我觉得是我一生非常快乐的时光和回忆。至今仍然会在每个假期呼朋引伴的出来闲聊,想要延续那久远的快乐。

大学之后很少出来聊天了,晚上对着电脑,或者走在学校里面,很少能找到中学的感觉。或许是因为我上了大学之后,不再像从前那样无忧无虑,那样快乐了吧……
曾记得大三的那个八月十五,那时在四舍顶楼,班里面的“七兄弟”在RTli他们寝的露天阳台喝酒看月亮,快乐而伤感;最能让我有中学感觉的,算是在沈阳,跟WAKU他们走在大东区夜晚的街道上,聊着天,我操着一口不地道的沈阳话,说得那么开心,感觉真像回家一样。
最近的在夜晚的聊天,算是今年暑假跟ORangE_Q在本部上了两周的考研辅导班的时候吧,每天晚上去西山生活区门口吃烧烤,谈天说地,从历史到社会、从学习到游戏、从前途到理想、从事业到爱情、从考研到保研。我们之间的话题感觉永远也说不完,也发现我和他这两个命犯“天煞大小孤星”的男人,有如此多相像的过去、生活背景、兴趣爱好和人生目标,虽然从前不是在一个城市长大,却如此相似。

大连的晚上,跟太原相比,洁净了很多,能看到很多星星,却没有太原那种让人无法割舍,轻松熟悉的感觉……,真的,真的想回到过去,永远不会长大。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