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炯(Sharpmark)的博客

v4.0 一个不怎么更新,又舍不得关掉的博客

跟郭宇的谈话

今天下午GuoYu同学来我家跟我讨论问题。觉得谈了蛮多的东西,收获颇丰。所以在这里随便写写。写的感觉有点像新闻联播里面的XXX讨论会,不喜看者,没有承受能力者勿入。先介绍一下GuoYu同学,毫无声息的从北交保送到清华读研,中学时候性格有些怪癖,但现在已经是个谦和、很有思想的有为青年了。
首先是谈了一些关于专业方面的问题,他是学电子方向的,跟硬件打交道,对于我们不敢碰的硬件,他鼓捣起来已经非常得心应手了。后来我们分析,我们属于一条产业链的不同位置,一个智能设备的完成,需要硬件制造商-〉硬件设计工程师(他的角色) -〉软件开发人员(我的角色)-〉市场销售员,这大致几个环节。然后又分别对硬件设计和软件开发的异同之类的做了一些讨论,比如开发的流程啊,开发的方法学阿,开发时候硬件工程师和软件工程师的设计思路的不同啊,以及硬件软件工程师的交汇点:API和汇编。
没想到软件、硬件开发还是有很多地方非常相似的,比如说硬件讲究IP(知识产权)重用,软件讲究Code(代码)重用,他们背后的思想都是一样的,那就是模块化的思想。再比如说硬件中一些电 路可以使用表达式来表示,一些硬件的设计完全可以由电脑自动完成,有点像软件领域的自动代码生成。这样如果在两个领域想不随时间流逝而淘汰,并能有所成 就,就需要摆脱掉语法或者开发细节,而专注于整体设计,原理设计或者算法设计。两个领域对于经验和思想高度的重视程度都非常高。
这个过程中他给我普及了不少的硬件的知识和一些思想,我也说了一些软件开发时的思路。并以我去ATC实习的项目——驱动开发作为切入点,更加详细的讨论了整个开发过程中的软硬件配合,让我对整个开发流程从更高的角度有了更深刻的了解。

接着还通过保研这事,讨论了一下为什么我能保送,而中学比我学习好的人却还在考。我解释为社会构成是一个金字塔,越底层人越多,能力越差,越高层人越少,越是精英。那些曾金学习比我好的人,现在面对的敌人也比我强,强手间的竞争很容易挂掉。DUT是个好学校,但不是足够的好,所以在这个层级上的竞争会容易,这样我反而会有机会,如果我的本科在buaa读,估计现在也在考研,因为那里牛人多。我还说人的欲望永远无法满足,我进北航会想为什么没有进得了中科院,进了中科院会想我为什么没有进MIT,进了MIT会想为什么我还没有一个划时代的贡献……,所以,我的心态比较正,不会有太高的欲望,比较知足。郭 宇说了另外的观点,他认为成功需要些不理智的激情和偏执,也需要有欲望。所以最后修正的观点是在定目标的时候要有偏执的激情和高远的目标,并为之努力,在结果出来之后,无论成败心态要正,好胜心不能太强。

大学生跟技工有什么区别。现在高级技工和高级工程师是紧缺的。也有很多人对大学生产生了质疑。我觉得,首先大学生和技工没有等级之分,只是分工的不同。其次,我觉得技工侧重于需要大量,常年经验的领域,需要熟练的技巧。一个合格的大学生的长处则在完善的知识体系,或许他刚工作的时候能力和熟练度不强,但是潜力比较大,基础比较扎实。是否读大学,是否继续深造要根据不同的领域方向来定。

对低年级的帮助我们有着共同的观点。很多人觉得自己没有对对低年级的帮助的责任,但是我们通过对低年级的帮助之后,也从体会到了成就感,满足感,也更加深刻的体会到一种责任。他在对低年级的演讲报告更多的是讲述自己的学习心得和一些学习理念,并常常帮助别人做一些项目,以帮助他们提高。而我则有意无意的 穿插一些做人的道理和正常心态的培养。我们都从来没有希望过他们有一天会回报或什么,只是希望他们可以像我们这样,继续帮助他们的后辈,形成一个好的氛围,完善的体系。如果一个人帮助5个后辈同学,每个后辈再帮助他们的后辈,这样形成的力量和氛围是一个人无法企及的,需要大家的努力。

人格性格方面,我们都认为大学给自己影响最大的,是自己性格的改变和视野的开阔。郭宇回忆到中学时候受到备战高考的影响比较大,也总结了自己一些不足。 我也会想了一下自己的中学,虽然觉得自己心态一直很好,但是觉得自己蛮幼稚的,而且很多地方都非常不成熟。大学的一些事情让我改变了很多。在人生目标上,我们则是两种基本不同的方向。我的目标一直是MSRA/Google这样的公司,并不断修正自己的道路,因为自己之前走了太多的弯路;他则不断修正自己的 目标,使得更加切合实际。这两种方法没有什么优劣,这种道路是跟自己的性格有关系的。之前我曾写过“通往理想的道路上”,说一些人始终不努力,所以只能把自己的理想不断的降低。虽然郭宇也在不断修正他的目标,但是他一直在努力达成,所以是跟我描述的类型不同。在学习方法方面则更体现了性格带来的差异。分析的结果是我属于短跑型,喜欢集中时间迅速消灭,拖久了就会丧失兴趣,而他属于长跑型,订立详细的计划并一步步实现。短跑缺乏耐心,容易半途而废;长跑周期过长,会不适应变化。

最后感谢GuoYu点拨我关于工程知识体系的建立中的缺陷,让我茅塞顿开,也深刻意识到知识体系的重要性和自己到底欠缺的部分。这部分,我会在读研之前好好弥补的。相信有郭宇这样的良师益友,和我自己的决心,学起来一定不会费力的。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