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炯(Sharpmark)的博客

v4.0 一个不怎么更新,又舍不得关掉的博客

带刺的壳

我背着一个壳,保护着自己。而且壳上有刺,会刺到每个想接近我的人。而且越跟我走近的人越容易被我刺伤。

研一认识本校一个外语系的女生,她曾说我“真是个闲不住的人”,我当时不以为然,以为事情都是我被动接受的,而不是我去找的,我是一个向往平淡,希望懒惰的人。现在看来,我错了。没有人强迫我,没有人要求我,我只是在自己折腾自己。自己给自己找事,自己让自己忙,已经没有理由,完全是惯性,日复一日。就这样,后来就因为各种事情,一直没有找什么理由联系她,估计她早就把我忘记了。而我,躲到了自己的壳里面,继续那依旧如故的忙碌生活。

前些天,回溯了若干届的师兄师姐请老板吃饭,那是一次很尴尬的饭局。就像我一直所反感的饭局一样,不认识的人,相互说着客套话,说着不好笑的笑话,破啤酒敬来敬去。我跟他们不认识,也不想认识,他们说的名字我一个也没有记住。我很不喜欢大人那一套游戏规则,就算里面本来具有的一点真情,也被这些凡规稀释的一点不剩。果然,我跟人接触就会觉得累。喜欢谁也不理,静静的呆着,躲在自己的壳里面。虽然总会遇到很多新朋友,认识很多新人,但那种新鲜的感觉瞬间就会消失,然后仍然只想着一个人呆着。想走进我的人,会被我壳上的刺刺到。我就想觉得每天睡醒,看书,写程序,看论文,吃饭。然后一身疲惫腰酸背疼的去睡觉。这就是我的生活,虽然不知道是不是我想要的。

前两天,因为征女友的事情,Lisa借给我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睡前就会翻几页。原来我是跟所有火星人那样有事情就在洞穴里面,不愿交流的状态一样,有事情就背上壳,把自己藏在里面,不跟别人说话。而且可能我所持续的时间更长,躲的更深。后来习惯了,就一直这么背了很多年。征女友本来就是打算写写自己喜欢什么类型的,没想到真有应征的。倒是自己叶公好龙,临阵退缩了。依旧,躲在自己的壳里面。

就像假期回去跟大厨吃饭,大厨说我跟朱骚骚爱“装深沉”。原来,有心事不愿说,然后眼神迷离的望着没有目标的远方就会别人解读成深沉或者忧郁。倒是那次聊天之后,我也打开了一些心结,后来也想通了一些事,顺带实现了大厨同学好几个愿望。总之,假期的一周的休假还是让我静养并思考了很多,很有意义。

本来依旧如故的重复着忙碌的日子,只是最近两个月断断续续看了很多人推荐的奋斗,才让我重新审视自己。本片影评已经若干多了,我就不评价什么。只是看着陆涛的时候,就像是看到我自己。对陆涛的评价,针针见血,就像在评价我。我以前也以为我是无害的人,其实我有害。我像他一样有梦想,但一样的自我,幼稚,完美主义,冲动,优柔。他对房屋设计的感觉,让我想起来我对软件的态度,是那么的一样。虽然不喜欢米莱,觉得她有点病态,但有时,又觉得自己像米莱一样,始终无法越过那道坎,无法高喊着“我忘掉你了”,然后扔掉手机。有时会觉得我所拥有的,都不是我最想要的。其实,“我所拥有的,都不是我最想要的。”是最欠抽的一句。拥有了,自然不会珍惜,想要的,也都是得不到的。一旦得到了,就会有别的东西变成最想要的。可如果得到了最想要的会快乐吧?但我现在并不快乐,虽然也不悲伤,每天平静的像水一样。每天,背着壳生活,并且壳上的刺有意无意的刺伤了每一个想接近我的人。依旧很自我的活着,不想碰触任何人,不想给生活激起涟漪。徐志森说的对,要学会刹车,要跳出小巷。

一开始,壳只是包着我的心不让它受伤,后来壳包住了我。现在,习惯了这种感觉。心里想的,发现其实根本写不出来,就这样吧。反正一段正好简要的讲了一个故事,算是近况汇报吧。每次写blog都会说自己忙,所以这次也不例外,博客更新速度下去了,连评论都没有怎么回复,抱歉。另外,Sharpmark 3.0开始beta了,因为觉得自己又长大了。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