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炯(Sharpmark)的博客

v4.0 一个不怎么更新,又舍不得关掉的博客

生活之光

80后的小青年们总喜欢走个性路线,喜欢彰显自己的与众不同,天下独一份的样子。

理科生写文章总喜欢旁征博引一些神奇的段落,或者淫一首诗,做一幅画,拍些颇有美感的照片,以凸显自己博学多才,告诉世人并不是理化实验爆炸后的失败品,是文理兼收的旷世全才。理科生中有无数天才,觉得自己聪明的时候,总会看到无数比自己更加聪明,更加有本事的人。所以阿Q精神是必须的,我学习不如你,至少我还会琴棋书画,然后背地里面嘲笑对方是书呆子,搏回一分。可惜我天生是逻辑型的,从来对那种逻辑不通的狗屁诗句有过半点好感,也从来写不出什么优美散文,记得小时候写写景作文的时候,我就会如坐针毡抓耳挠腮搜肠刮肚鸡飞狗跳的。想一个形容词就把我憋出一身冷汗,本来肚子里面墨水就不多,翻个底朝天后发现除了坏水儿就是馊点子,看不到半点干货。文学?与我无关。

如果文学底蕴不够,引经据典还是可以理解的。比如在某个角落里面塞个东周某子的言论,还怕人不知道,非要标注出来来自什么古籍的哪章哪节,恨不得贴出出版社和页数。最后撑得引用书名比内容还长。除了显摆一下,并没有给文章带来什么实质性的深化。真正的大师,像南怀瑾那样的,引经据典信手拈来,跟本体接合的浑然一体,不像诸多小青年生生地把片断塞进去。好的引用读起来,就像是蛋炒饭里面的鸡蛋那样,淡淡的,似有似无,却又无法缺失的味道。

还好,“与以足者击其角,傅之翼者夺其齿。”我的审美能力还不错。所以,会临摹些画,拍些照片。其中有些照片,有些画居然还拿得出手。于是自然有了阿Q的资本,自己偷偷捂着还不够,贴到网上,贴到blog上,恨不得像牛皮癣的小广告一样贴满大街小巷。

只是,审美和会玩相机也不一样。有人喜欢拍微距照片,拍个瓶瓶罐罐,周围杂七杂八的东西。看起来也蛮有震撼力的,不过拜托,那是相机的功能,和景物本身的风格,跟作者无关。别人用相机也能拍出来一样的东西。好的照片也不是非要拿单反才能拍出来。即使把光圈,快门,感光度,变焦之类东西玩清楚了,也不见得算是入了摄影的门。就像我临摹了很多年的漫画,可跟职业画师的作品一对比,那还是天和地。人家看来,我连丫丫学步都没有达到。

爱好与精通,是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你爱好了就会花时间琢磨,琢磨久了,就精通了;精通了,就能比别人做得更好,别人就会羡慕你,你觉得它体现了你的人生价值,于是更加爱好。如此迭代到自己能力的天花板,或者爱好转移……。

生活之光

躺在我硬盘里的照片大小一共是14.5G,共计10,568张。第一张我的照片是1985年我百天的;第一张数码照片是02年我们去植物园植树的;第一张我照的风景照是03年云台山的;第一次拿自己的数码相机拍照是07年在ATC的宾馆(如左图, IMG_0001,货真价实的第一张),还有很多很多关于照片的第一次。

而至于为什么我会热衷于摄影(姑且如此称呼,虽然我觉得拍照更恰当),为什么喜欢拍景却不喜欢拍自己,我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摄影的,又是什么事情让我开始对这个我以前一点感觉也没有的行当着迷?一切的一切,那个源头是什么……?

我不告诉你。

总之,我还是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摄影。作为一个运动细胞为零,圣光棍忠实团员,生活神经大条,仍在单调的读书生活中的ACG Otaku来说,摄影的确让我的生活有了光。一如照片的灯那样。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