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炯(Sharpmark)的博客

v4.0 一个不怎么更新,又舍不得关掉的博客

那人,那饭,那海

三人决定写篇文章来纪念一下那本该丰富多彩,充满浪漫;但实际上却是站在大黑山脚下喝着来自西伯利亚的冷空气的憋屈大学生活。

那淫(人)

那三年里,南方北方来回窜,我总是班里面最早出发,却最晚到家的人。我不觉得南北方人有什么很本质的区别,我甚至可以从很多大学同学的身上,找出高中同学们的影子来。谁说北方男生不如南方男生细心。有一回,在QQ上聊天,说到个挺敏感的话题,我先打了一堆字,然后想想,又全给删了,只发了三个字“没意思” 过去,结果那边回复说,“这不是你的第一反应。” 汗一个……真让人咋舌。

—— cloud

对于人,我就没什么可说,学校里的男生给我的印象就是很踏实勤勉,很少浮夸。我都找不出个花八拜是方位即—东南西北,东南,东北,西南,西北.表示无论何地我们都生死与共.也有向古代八个结拜兄弟学习的意思俺二人以八拜之交,同三军之事公子。我们班的男生就比女生用功一些。前些天学委兔兔(男)说“我似乎都没怎么跟咱班女生说过话”,我回忆了一下,有阿——“交作业”“等一下没抄完呢”。丢脸了。
其实对女生印象比较深,漂亮的很漂亮,学习好的学习很好。我就想着:女生就该这样,小时候好好学习积累内涵,大了就女大十八变,让自己好看。

——木旦

大连话跟淳朴的东北话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纯粹是山东烟台的近亲。印象深刻的就是大连人说的那句“彪啊”和“智者见智,淫(仁)者见淫(仁)”。不得不说,很难听。尤其是从女人嘴里面说出来。在去大连以前,就听说大连美女无数了。到了大连之后专门跑到胜利广场去欣赏,不少看上去很吸引眼球,不过当无意听到她们说话之后,好感顿失。

大连的很多人,都有些自以为是。刚来上大学的时候,大连建城一百零几年,一个大连同学很自豪的跟我感叹说大连建城一百多年了,算是历史悠久的城市了。我很无奈说,太原建城已经两千五了,你们连零头都追不上。后来,又听了一个故事,一个大连妇女在火车上吹嘘大连建城百年的时候各种大型活动,然后随口问旁边的人他们建城百年搞过什么活动么?不料旁边的兄弟是西安人,扭捏了一下,说好像没有吧,就是记得建城五百年的时候弄了个烽火戏诸侯……所以,有时候觉得,大连很有朝气,但是缺少了必要的文化的沉淀。

那饭

离开家乡也便离开了母亲的小灶,不需要再到厨房里端菜出来。口袋里揣着一张饭卡就能吃遍大工食堂。有一回,我看着路边垃圾烧着的熊熊火焰发呆,痴痴的说,“好久没看见我妈炒菜的火苗了伐……”

曾经六食堂,有个很嘻哈的卖饭男,把鸭舌帽反戴,没人过去打饭时,他自娱自乐的在那用勺子捣腾米饭玩,动作很街舞、歌声很动感。我端着盘子要过去打饭,看到这,捂着嘴在一边乐,被他发现后,“狠狠地”给我扣了大半餐盘的米饭- -#

食堂有卖包子也有卖西点的,有回寝室一起吃饭,买完包子后又到西点区买蛋糕。小旦说,为啥卖包子的长得就像卖包子(人胖脸圆),卖蛋糕的就长得像是卖蛋糕的呢(清秀淑女),我们一看……还真是的。

去年六月份,回校答辩,最后一晚,月月陪我到食堂吃饭,第二天一早我就要飞回上海,从此远离此城。去的有点晚,菜不多,这时卖蒸鱼的老大爷特热情的 要把他的鱼便宜卖我,连周围卖菜的人都笑了。我拗不过,买了,他仔细的把鱼一勺一勺的舀到我的餐盘里,再认真地浇上汁,慈祥的说,“以后再来吃啊”。那真 是个让人悲伤的时刻,我转过头,抹眼泪。他不知道,这是我在大连的最后一晚,从此我再也不会拿着用了三年的旧旧饭卡,一蹦一跳的转食堂一圈,然后挤进人群 里,对着打菜的人说,“半份这个,半份那个。”

——cloud

几乎所有的食堂都被人说成是难吃又宰人,我想那是因为吃食堂的人八拜:原指古代世交子弟谒见长辈的礼节人们用“八拜之交”来表示世代有交情的两家弟子谒见对方长辈时的礼节多 离乡背井,想着温暖的家里跟家人围坐的情景,对比起来自然心里就排斥着。而我倒是每到一个食堂都很满足,因为在家里不太重视吃穿。所以第一次到了中心食堂 的时候我很是满足,有那么那么多种东西。印象里比较深刻的是红米饭(掺了黑米和红豆的吧,就不清了。——才说的“印象比较深刻的”……),还有炒米粉,细 细的那种,炒出来干干的,配上一碗免费汤,很是喜欢。后来常常去那里寻觅,只是似乎早就黄了。难道大家都不喜欢吃?后来见到卖炒米粉的地方就去尝试(只见 过两三次吧),竟然都不如食堂的好吃。
二食堂的麻辣烫巨辣无比,似乎有一次我和某人买了麻辣烫实在吃不下就把小水紧急召唤过去支援。(有这事?)
现在突然之间神速地兴起了麻辣串,五角一串,吃完了数竹签结帐。操作很简单,于是晚上到处可见一圈人围着一个小车吃得美滋滋的样子。
罢餐仿佛是在大二时候,大家对垄断食堂忍无可忍,开始支持路边盒饭,并且还有位帮人送饭的美女一举成名。
最怀念的是夏天无忧无虑的时候,在食堂里啃西瓜,那是大学里最惬意的日子。或是路上拎着一块西瓜回寝室,那便会是个惬意的下午。

——木旦

每天早中晚,大工的西山一条街上就挤满了人。如蝗虫一般,想横穿人群到路对面的困难程度不比小柯飞黄河。尤其在中午,蝗虫们的目标都很明确,那就是食堂。西山我最爱的还是中心食堂了。一楼的鸡块外脆里嫩,色泽金黄,汤油浇在米饭上,别提多香了。还有八食堂的面,教学区一食堂的那个土豆也是很赞的。饭香价格也便宜。那时候攒钱,一个月居然可以只花300块钱。

当我们沉浸在无尽的幸福中的时候,我们被发配到大黑山开荒,那是多么悲惨的日子啊,每当想起来都如鲠在喉,又无语凝噎,张三李四抱在一起声泪俱下。那个万恶的食堂更是给我们开荒的日子雪上加霜。不过托他的福,生活区后面的各种小店倒是各个生意兴隆。尤其是那家“农家”,更是我们的最爱。

不过在食堂中还是有很多有趣的记忆,比如说7,8个人拼桌吃饭;用咬不动的蒜苔在桌子上拼字;集体罢餐;卖糕点的美丽服务员小乔;厨艺大赛嚼着大黄瓜当记者……。现在想想,真有苦中作乐的革命乐观精神。而且,在那种食堂,居然还吃胖了,只好跟别人解释说,其实是营养不良导致的浮肿……

那海

大连是海滨城市,可让我失望的是,它的海滩都是石头滩,而我向往的是银白色的细沙滩。看章子怡同学为铂金钻戒拍广告的那个海滩,是多么的美啊……

大连的海,看过旅顺的、星海的还有丽娇湾的。去过最多的属丽娇湾,在开发区,不会有星海的熙熙攘攘。天气好时有人在一边钓螃蟹,还能碰到很多拍婚纱照的人。我一直说,有朝一日,要在结婚时回大连海边拍婚纱照,月月表示到时我能凑到她家去祸害她,不知道有没有实现的可能。

有一个傍晚,又去了丽娇湾,中途去上了趟洗手间,回来时远远看着一个人的坐在海边的背影,原来是那么孤独。

突然想到,拍过大连的雪,大连的山,大连的狂欢节,但我从未拍过大连的海……那就让它这样吧。

——cloud

大连的海很让人失望的是没有沙滩,地名都叫x石滩,x石礁之类。可是大连的海边很漂亮,有山有树有城堡。
项目组同事们去过一次海边烧烤,那天天气很好。有人放风筝,有人点火,有人吃。后来风筝落水了,烧了n久后终于把烤炉准备好,大家每人拿着一个鸡翅串(一翅冲天)摆成千翅观音。
据说丽娇湾有便宜又新鲜的海鲜,可惜我一直没吃过。
去过一次长山岛玩,那里终于有了点沙子

我们还把钓上来的海星摆成五星红旗(我的想法~)

遇到一些人拍戏:

可是岸边还是石头,不穿拖鞋会很硌脚。那天天气依旧很好,大家拔河、吃烤串,晚上打麻将(我不会麻将不会扑克,只能报名“猜大小”组,严重无趣,于是回来之后玩qq麻将补课。)关于这次游玩,有图文并茂的《team outing 长山岛》为证~
晚上看月光下的海会很漂亮,静静地,只觉得一切都是静止的,除了有节奏的海浪声和岸边的水沫。想起“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精炼的话都被古人说了去。这话似乎重复了,前几天刚刚发过《元宵节 在养老的好地方》

其实这次团写,我十分想写“女人,篱笆和狗”。因为在山脚下我们的生活区外圈着篱笆,我在教学区被大狗威胁幸亏被一位勇猛的男老师喝退。做老师,要勇敢,不然这种情况下会是多么尴尬。

——木旦

女生好像总是喜欢看海,不知是因为喜欢浪漫所以喜欢海,还是因为喜欢海所以喜欢浪漫。总之,它们是充要条件。更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会对没有见过的东西那么喜欢……

在大连的时候,海边去看过很多很多次了。感觉没有那么美。很喜欢听海浪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于是拿手机录下来,希望能给某人听,但那段录音从录好之后,就一直没有机会再放出来……。大一的时候,跑去星海看海,感叹星海广场的星海国宝房价一万一平米,现在看来,原来是那么的便宜……。那个时候班里还组织走滨海路,快一个排的傻老爷们哼着半个世纪前的怀旧歌曲愣是从星海走到老虎滩。

后来去大黑山开荒的时候,还去金沙滩玩过一两次,大连的沙滩称作石滩更好。没有细沙,都是石粒,相当的咯脚,好像只有本地人才受得了。还去过东海公园看海……。

渤海让我最动心的,是在去天津的船上,一艘船,四周围都是浩瀚的海,无边无际。那时候,才能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和那种大海的深邃。

───────────────────────────────────
你是否也和我们一样,也在大连曾经学习过呢?如果是,如果也想和别人分享关于大连的男/女生、食堂和海的记忆,那么,不要犹豫,也加入我们这次的博客团写吧。
回忆大连团写说明[发表前先阅读] | 点此看他人的大连回忆 | 订阅所有博客团写的文章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