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炯(Sharpmark)的博客

v4.0 一个不怎么更新,又舍不得关掉的博客

春节的记忆

记得小的时候很喜欢过春节。因为过春节时每个人都很开心,而且有数不清的好处。但现在却很难感觉到以前熟悉的气氛;以及那种对过年的期盼和向往了。

以前过年的时候可以穿到一身的新衣服;可以跟吃一顿丰盛的饭菜,还可以喝到饮料,可以拿到压岁钱。可能现在不觉得是什么大不了的,新衣服随时可以买到,饭菜大鱼大肉平时也吃了不少,更别说喝个饮料也值得一提?压岁钱大部分都是几十元,小时候三叔给过我一摞100张连号的1毛钱,当时已经高兴得不行了。100元的大钞基本是不可能看到的。

小的时候正月十五还有“闹红火”可以看;现在大概只有跑到农村才能看到吧。除夕夜全家十多口人聚在一起热热闹闹的看个春晚,磕着瓜子,说说笑笑的。我大约是在96年的时候,大爷带回来一台笔记本电脑,DOS + Windows 3.x 的,那个时候,我跟四叔两个人就开始了 PCGame 的征战,当时玩的正是 RPG 的神作“仙剑奇侠传”。当时两个人玩得昏天黑地,也就顾不得看春晚了。自打那年开始,以后基本就不再看什么春晚了,我这人艺术水平不高,欣赏不了,除夕夜多是在游戏中或者网络上度过了,到今年差不多已经十二年没有看了。

春节还有一个重要项目是“熬年年”,说白了就是熬通宵。以前有个春晚,太原教育台还会通宵放个电影什么的,所以熬年不是什么难事。不过后来,因为玩游戏阿,看漫画阿,写程序阿,做数模什么的都有熬夜,知道熬夜不是什么好事,所以每到过年,反而很早就睡觉了。

放炮,春节必然的事情。小时候爱看放“魔术弹”。长大了就觉得没意思了。而且,从小就不怎么放炮,不喜欢,也怕。还烦,觉得声音太大了,我比较好静。觉得动静大了扰民。有些人晚上一两点还在放炮;另一些人则早上不到6点就开始,者还让人活了么?所以在印象中,我自己放炮的次数掰着指头也数得过来。

现在春节,大概也就是走形式似的打扫家,串门拜年。倒是今年提前几天的情人节让人更能感到节日的气氛。其实,准确说,应该是商家争先恐后的气氛。也是,记得小时候,大家会准备年货,储备一些东西,现在东西这么多,购买起来也很方便,所以也就很少有那种储备年货的情形了。

记得也就是在前几年流行开来的短信拜年,很新潮的,而且如此方便。在爷爷辈儿的逐个打电话拜年的时候,父亲辈的人只要按几个按钮,然后群发就可以了。在我拥有了手机之后,也“享受”过两年这样的方便。在我同时也受到各式各样的祝福短信之后,却忽然觉得没有想象中受到祝福的那种快乐,好像这种祝福也成为了形式上的祝福,例行公事般。所以现在我给别人发的新春祝福短信,都是独一份的,针对所发人的现状,发一些真心的祝福;人和人的都不相同,以表达我的真心。而不只是机械性的“收件箱-〉转发-〉全部”这么机械的工作。

所以,当从前的每件爱好都一一消失的时候,我就再也感觉不到那种红红火火的气氛了,在我眼中,春节更像是中国人发明的一种历法计算的一个特殊环节——一圈的结束,以及又一圈的开始。如果当年历法是另外一种订法,那么,现在每年的春节不过是很平凡的一天。是啊,很平凡,也没有人因为他是春节就让它的一天是25个小时。

不过,还是有一个习惯,让我喜爱至今。那就是腊八蒜。我很喜欢吃腊八蒜。上了大学才知道,这个东西不是祖国各地都有的。华北、山陕地区吃。东北沈阳我在Waku家吃过。但大连及其他地方没有见过吃的。南方人好像连绿瓣儿蒜也没有见过。

最后加一首小时候爷爷教的儿歌作结尾:

想起小时候爷爷教的儿歌:

《九九歌》
一九二九不出手,
三九四九冰上走,
五九六九沿河看柳,
七九河开八九雁来,
九九加一九,
耕牛遍地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