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炯(Sharpmark)的博客

v4.0 一个不怎么更新,又舍不得关掉的博客

不可捉摸

今天上了MSN宣传我的调查问卷,就顺便跟Lisa聊天。然后就有了下面的对话,

2008-6-3 14:46:35 Lisa 呵呵,不打算读博了?

2008-6-3 14:46:49 Sharpmark 不读了,工作赚钱娶老婆

2008-6-3 14:47:41 Sharpmark

虽然现在工作没目标,赚钱没有标准,老婆没有人选……

然后,就想起了那个经典的对白:

——你在干什么?
——放羊。
——放羊干什么?
——挣钱。
——挣钱干什么?
——娶媳妇。
——娶媳妇干什么?
——生娃。
——生娃干什么?
——放羊。

人有点闲工夫就会胡思乱想,比如说人生意义,比如说人生目标,比如说人生前途。地震不久的一天,晚上睡觉,梦到自己去四川救人,突然再次地震,自己也命悬一线,于是惊醒,发现自己还活着。然后望着漆黑的窗外,喃喃道,“还真是动了去四川的念头”。可是,只是念头而已,我只是去捐钱献血而已,那只是举手之劳,我还只是躺在舒适的床上做着梦而已,一点也没有生命危险。再后来,看到Lisa在豆瓣上推荐韩寒写的再见四川,于是乎,对这个80后多了份喜爱,这样的事情,才是男人该做的事情。而我,自愧不如。

所谓“穿鞋的打不过赤脚的”,背负的东西越多,步履就越艰难,生活就不能越洒脱。就像我无法很洒脱的撇开Beihang和Lenovo的事情,跑去四川帮忙。就像我去年想去红粉笔参加支教,可是时间冲突。我无法放下手中的一切,去做那些我想做的事情。背负的东西像线团一样缠在自己身上,无法舍弃。

我一直在奋斗,可奋斗的目标又是什么?实验室的一个小mm总跟我说她是一个“爱生活的人”,然后跟我这种不爱生活的人划清界限。其实,我也是热爱生活的人,不过,总觉得现在还不能去爱它,因为现在太轻松了,以后就不会轻松。老罗说,“怕吃苦吃苦一辈子,不怕吃苦吃苦半辈子”。于是在黑暗中总有那一道称之为“未来”的曙光在支撑着我。后来,又想起许卓同学在校内回味的于丹讲的庄子里面的一段(真绕)。

讲的是中午太阳最毒的时候,两个农民,一个在田里挥汗如雨,另一个在凉棚下睡觉。那个劳作的农民看不惯乘凉的农民,于是教训 道:你这样不行,你应该起来劳作了!那个乘凉的农民反问道:这么热的天,你为什么要这么辛苦呢?对方答道:我为了丰收的时候,可以悠闲的躺在家里舒舒服服 的睡大觉。乘凉的农民笑了,说:你说的,不就是我现在的状态么?

虽然这个故事只能这么听听,但是,也会去想,那个未知的未来到底是什么样的。WAKU的生活状态一直是我所向往的,简单,平静,又很有乐趣。可当我真的像他那样的时候,我又会甘心么?我还是不知道。

大学以后,就失去了人生的目标,一切都只为了忙碌而忙碌。以后呢?Sharpmark 3.0一直没有脱离Alpha,比预期的慢,因为我并不觉得自己成长了很多。就像是触及了一块天花板,怎么也突破不了。调查问卷中,很多人评价我成熟稳重,有自己的想法。可是自己知道自己在很多时候还是天真,幼稚的理想主义者。而目前最贴切的评价,还是那句“不可捉摸”,我也开始无法捉摸自己的想法了。

于是,又想起来一个故事:

说老和尚谈他悟道的过程,一开始他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在思考过程中,他发现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最后等悟道之后,又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于是,我安慰自己说,我现在看山不是山是件正常的事情,等把事情想通了,看自己看透的那一天,就是悟道的一天。

困了,就写到这里吧。这篇真水。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