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炯(Sharpmark)的博客

v4.0 一个不怎么更新,又舍不得关掉的博客

代码人生

如果我能像软件一样
有备份还原点就好了。
可是,我不是。
我再也无法回到
那已流逝的幸福的过去。

如果我能像软件一样
可以重新安装就好了。
可是,我不是。
我永远无法忘掉
以前那点点滴滴的记忆。

如果我要像软件一样
依靠别人编写就糟了。
还好,我不是。
我能靠自己的努力
创造未来的幸福快乐。

——Sharpmark 2.x

1.0

其实每个人都可以看作是代码,是一个程序,一个自己维护和编写的程序。每个人都是装在肉体这个电脑硬件中的程序代码,有些人的构成代码 BUG多多,随时可能崩溃;有些人的UI界面做得很好,但是软件结构非常糟糕;有些人的构成代码堪称艺术;有些人的构成代码则非常高效;有些人的代码功能强大却只有命令行交互。正所谓“ My life is code i‘m coding.”

1984年初,一对新婚夫妇开始编写了一个软件。这位母亲根据这位父亲的DNA需求文档和自己的软件库,通过十个月的开发,发布了一个预装在健康的白白胖胖的电脑中的release版本操作系统Sharpmark 1.0(随后的软硬件统称Sharpmark x.x)。但随后就发现这个电脑的硬件兼容性比较差,曾因为诸如水痘、肺炎、气管炎什么的导致蓝屏死机,只好常常送去医院打补丁升级硬件驱动。勉强升级到 Sharpmark1.1,上了幼儿园,却仍旧因为常打补丁,且打补丁的周期比较长,导致转过三次幼儿园。就这样,一路惊心动魄的打补丁下, Sharpmark 1.2上了小学。
1991年时,刚上小学的Sharpmark 1.2又因为阑尾硬件模块严重损坏而被迫从硬件系统中切除,之后Sharpmark 1.x的运动模块也受到了牵连,一度运动细胞==0,最近几年通过手动修改运动模块运行的优先级,使得运动缺陷有所缓解。但这次的阑尾切除也使得 Sharpmark 1.x开始更多的优先运行一些比较静的进程,比如看书、画画。小学期间他的开发人员——他的父母开始给它添加一些模块,比如小提琴。可惜 Sharpmark 1.2的声卡是兼容的,乐感不强,所以很快就宣布升级失败。但是Sharpmark 1.2的显卡还是不错的,所以画画也就一直坚持下来了,可惜基本没有受过什么专门训练,全靠天生的感觉。到1995年,这对父母又尝试添加计算机模块, Sharpmark 1.3 对这个模块的兼容超出了父母的想像,兼容的异常的好,各种超频一点问题没有。
Sharpmark 1.x阶段还是不懂事,甚至是完全不记事的,所以这个软件还是主要由他的父母进行更新和维护。直到12岁的时候,Sharpmark 2.0 beta觉得自己有了自我意识和独立的想法。可能是因为装了自适应和机器学习模块吧。反正开始自己思考一些问题。这是一个具有里程碑的时代, Sharpmark 2.0的时代。如果说从0-11岁主要是他硬件上的变化,那么12-23岁更多的则是心理这个软件的成长(当然硬件也有了比较大的变化^_^)。 Sharpmark 2.0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变化就是,软件的更新升级任务从父母手中转移到他自己手中了。他可以开始由自己的喜好开发和更新。

2.0

中学阶段自己建立了很多公共的基础模块,包括基本的性格建立、基本的思考方法、学习方法和善恶的辨别能力。同时对自己的资料库进行了大面积的知识储备。初步接触社会,培养了很多方面的能力。由于自身基础等其他原因,导致个人体育方面的开发一直保持0增长。现在他的母亲还对他说,小时候他要是打打篮球,现在显示器怎么也从177增到180+了。初中是初步建立,是Sharpmark 2.1;高中进一步深化和优化,是Sharpmark 2.2。在这段期间,Sharpmark 2.x还遇到和结实了很多很多非常好的朋友们。
在从Sharpmark 2.1升入Sharpmark 2.2的那一年,他遇到了另外一台电脑——kathy,一个很喜欢他的电脑。不过当时Sharpmark 2.1的爱情函数还只是纯虚函数,什么也不懂。而且这段短暂的爱情随着版本的升级而消失了。
在建立更多模块的同时,Sharpmark 2.x的一些bug并没有注意到,比如说不太喜欢说话,比较叛逆,比较倔强什么的。形成原因比较多,家庭环境阿,自我基础,学校环境什么的都有关系。但由于自我意识的不够,导致很多bug都没有发现。
2002 年低,Sharpmark 2.2遇到了一台让他魂牵梦绕的电脑Emily。他觉得Emily是唯一可以激活他的CD-KEY,他以为她是自己的注册表,永远是最重要的部分。她对他的确是,不过她并不这么觉得。当Sharpmark 2.2升入大学变成Sharpmark 2.3的时候,那个最重要的注册表没有了,整个系统瘫痪了。

一直到了2004年,Sharpmark 2.3为了要对得起父母和那些关心他的朋友们,和自我修复才逐渐开始继续的正常运行。但是通过对这次崩溃的系统的修复过程中,他开始更深刻地了解了自己,开始深刻的思考很多问题,开始有意识的刻意改变自己。2005年的一个晚上,他躺在床上,突然,他觉得自己成熟了,无意之间升级到了Sharpmark 2.4。那一刻他突然看到了一系列很清晰的自己的UML图,他开始逐步地分析自己,并开始改正一些bug,保留一些优点,尝试一些以前从来不敢想的事情。而这个改进到现在仍然在继续。
除了心智上的成熟之外,在专业上也混得不错,比上不足,但比下有余。Sharpmark 2.4之后,对计算机方面的学习一直没有间断,涉猎的领域也蛮多的。而且在人际交往、管理策划、个人自理等方面都有了不小的提高。还交到了很多很好很好的朋友们。

最后,说一下Sharpmark 2.4版本的软硬件配置:CPU快,鬼点子比较多,不少人说他聪明。但内存小,很多事情很容易忘掉。显卡比较好,对图形图像比较热爱。声卡是集成的,导致唱歌从来不在调。输入设备键盘鼠标比较好用,所以是一个很好的听众。显示器177cm,不过不是纯平的(上面有些疙瘩)。机箱外观动感不强,给人呆呆的感觉。
软件方面,最新2.4版本,稳定性兼容性达到新高度,为人比较稳重。支持计算机、数学、文学、美术、历史、游戏等多方面软件同时运行。安装有自我杀毒系统,没有烟瘾、酒瘾、赌瘾、网游瘾等病毒木马。
写着写着觉得像征婚启事了Orz。就此打住。最后报一下价,全球独一份,所以自然是无价……

24岁将是Sharpmark 3.0的时代。在那之前,还有1年多的时间,要继续努力,努力的debug & updat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