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炯(Sharpmark)的博客

v4.0 一个不怎么更新,又舍不得关掉的博客

童年,少年,青年

断断续续看了三场电影。时间横跨了近半年,懒惰的我决定将三篇凑起来写一篇观感。恰巧他们都是台湾的小成本制作,通过不同的波折,讲述了同样的青涩。那些故事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们把自己带入的那些个挥之不去的回忆中,而且久久不能自拔。

童年-囧男孩

囧男孩

第一个六年。

每个孩子在童年的时候,都希望马上长大,梦想学校倒塌不用上学写作业,痴迷过各种萝卜片的衍生玩具,讲鬼故事吓唬人,对事情刨根问题,或者装作什么都知道。那个时候的生活,就是在拍洋片,弹弹珠,捉迷藏,过家家之类的游戏中乐此不疲。那个小平房院的每个犄角旮旯都可能是我们躲藏的地方,每块砖头下面都可能有我们藏宝寻宝的痕迹。

家里还收藏着小时候的各种玩具,变形金刚,小汽车,积木,手枪,模型。看到他们,就会想起更多来,比如以前的聪明泉,炒粉,干脆面。还有那些店铺里的黑心老板们。就好像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童年,但回想起来却又如此的相似。

那个时候稚嫩的小男生小女生,是连青涩都算不上的纯粹的喜欢。一转眼,十八年就已经过去了。回首小学的往事,早已物是人非。那时候“喜欢”的小女生现在也已十八变了。前些天,还在校内看到小学的梁同学结婚的照片,他样子稍有些变化,但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而且连同小时候的无数故事都一一浮现。那时候的新道街,那时候的四班,那时候的无数同学们,还有老师们。

想起小学时候觉得升旗是光荣神圣的事情,六年里面升旗,护旗,主持都当过。甚至连台词我现在都还记忆犹新。“五星红旗,多么鲜艳,多么美丽。五颗金星,金光闪耀,象征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党的领导下,团结一心,永远前进。五星红旗,烈士的鲜血染红了您,为您争光,为您添彩,(齐)誓做中华好儿女。升旗仪式开始……”。那时候每周争夺的小红旗,那时候要背诵的解句,那时候的应用题,那时候的打架,恶作剧。从一年级开始做小队长,每天收作业,没想到一做就做了9年,即便到了高中换成课代表,也依旧没有逃开收作业的责任。

后来,毕业之后大家彼此也就都失去了联系。几年前小学聚会我也因为比赛没有赶上。虽然加了不少小学同学的QQ,不过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许过去的记忆就应该留在过去。

这个六年,就在尖叫,懵懂,玩耍,幻想和童话中度过了。

少年-九降风

第二个六年。

九降风

太原很多学校是初高中在一起的。比如三中,五中,实中,十八中。所以很多好朋友是可以相处很多年的。

放学后会在门口成群结伙,谈天说地回家。几乎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小团体和据点。那个金融大厦,大厨家,漪汾桥下。我们多年的记忆都融入在每天上下学必经的府西街的每一个角落里面了。那个时候,谈人生,谈理想,畅想未来。

大家逃课去网吧,上课起哄或者看漫画,下课打牌。背地里给老师起外号,周末大厨指挥打扫卫生就偷偷溜走。在那个连做操都会有人(比如我)要到校门外去做的,巴掌大的学校里面,留下了多少的故事,泪水和笑声。

那个时候流行的是肯德基,麦当劳,或者离学校不远的担担面,或鸡蛋灌饼。那时候的传奇B5,从来不说减肥,吃得那么肆意,笑得那么单纯。

大家性格迥异也能说到一起。就像九降风里描绘的一样。帅气到无数小女生到处打听名字和电话的帅哥;痞子气十足,但聊起来却真十分讲义气的哥们;单纯却心中有些怀春的女生;矮矮胖胖,家庭富有,有些咸湿的眼镜同学;……

那个时候的爱情,有些青涩和含蓄。大多是打着学习讨论的幌子,借书,还书,讲题。或为了止人蜚语,就认个兄妹。无论是淡淡的喜欢,深深的爱,或只是他人的谣传,都具有中学所特有的味道。

还记得十八中的校训是“静竞净进”,还记得传说我们学校的广播操作的好,练了很多次,学了很多套。六年却一次都没有表演。记得雷老师总喜欢那我们校办喷泉厂做背景出解析几何题目。记得某政治老师喜欢找女同学“谈心”。记得毕业那天班上的英语舞台剧。

青年-海角七号

海角七号

第三个六年。

“操XX(哔)台北!”,每个失意后的青年都会有这样的感慨。那种怀才不遇的感慨。老一辈也会说,这样你看“我们的海这么美,为什么一些年轻人就是留不住?”

人到青年,总是怀着对世界的好奇,想去闯荡,想离开父母的怀抱,自己闯片天空。家乡的一切美好都无法将他留住。那是倔强的梦想。

在我看来,海角七号有两个亮点。一个是片尾处的演唱会,很喜欢那种感觉。

另一个,则是在大庙会场喜筵之后,曲中人散。那个夜晚的海滩,坐着,睡着,或听者海声,或相拥而唱直至天亮。看着电影,甚至都能感觉到那微微吹来的海风。

马拉桑在前台mm的车里,疲倦的睡着了;代表拉着老婆的手,两个中年人在路上慢慢的散步,老婆手里拎着菜,而不是花。两人说了些什么,背后昏暗的灯光一闪一闪的。看着那么的温馨。我是个土人,实在无法描述那个画面有多温暖,我有多喜欢。如果有机会还是欢迎自己去看。

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向往那样的生活,我的骨子里果然还是一个慵懒的人,想起来厦门的海滩,鼓浪屿夜晚的小巷,凉爽的海风,还有蒙蒙的细雨。

可或许我到了那样的地方,生活久了,可能又会不甘寂寞的想去大城市。唉,我就是这样的矛盾体。这个片子所描述的地方,就是我这六年想找寻的地方。而我知道,那终将只是一场梦。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