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炯(Sharpmark)的博客

v4.0 一个不怎么更新,又舍不得关掉的博客

独在异乡为异客(下)

牢骚了,所以加了密码。估计只能有十几个人看到。这就足够了。

之前就来北航好多次了,所以这次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惊喜。一切都很平静。跟绝大部分研究生抛弃暑假大好时光上赶着钻进实验室不同,我是为数不多的开了学才晃晃悠悠报道的人。要不是因为寝室办理网络太贵,可能我现在也不想进实验室。最近《具体数学》看上瘾了,所以更期望我的研究生生活就是简单的每天自己看书,上网,睡觉。不过毕竟是导师制,不可能不做几年廉价劳动力,导师和学校就能让你轻松毕业的。

开学之后,依旧是大会,班会,讨论会。大会上,北航说自己的计算机跟浙大并列是全国第三,一幅厚颜无耻的样子。浙大,哈工,中山,上交,还有中科院,哪个不比北航强。自己仗着教育部部长是自己人就能胡乱吹捧,真悲哀。头头说完下面的学生一个个酒壮熊人胆般倒也自以为是起来。

班会依旧习惯性的坐在最后一排,看着教室里面的同学的动作,表情。班会的自我介绍上,我说了自己的名字,来自的学校,然后说自己是运动白痴和音乐白痴,体育比赛和K歌可以无视我,喜欢穿大拖鞋到处溜达。其他就什么也没有了。我不想张扬,不想说那些以前“丰富”的经历,甚至不想让别人记得我,我就想平平静静的过个研究生生活。郁闷的是班长居然在ATC HR部门实习过,说知道我在ATC实习过,她看过我简历。还好及时跟她打了招呼,没有张扬。我还把个人blog的地址从9位的QQ签名里面删掉。

还有各种协会和学生会组织的招新。本科在学生会窝混的经验告诉我,远离他们。保持无官一身轻,自己做自己的事情,平淡的过完研究生生活。从准备考研,到保研,到实习,到想工作不想读书,再到被迫来读研究生。这段时间我心理变换很大,想的东西比以前更多了,头发掉的也更多了- -#。

此外,见了老板。四十多岁的样子,据说对学生RP不错,不过好像不苟言笑。冲他笑过几次,他也完全没有回复。

跟姜方圆学长吃饭的时候,他说我没有去他们实验室是他们实验室很大的损失。我说其实损失更大的是我。算了,木已成舟也就无能为力了。

update at 2007-09-27:

最近被下一届保研的学弟们弄疯了,隔三差五一个电话,没事来条短信。我也能理解他们当年的心情,因为我当年也为保研的事情上过火。不过还是因为我这个人太好安静了,见不得这种部分时间地点,狂轰滥炸的询问。所以,我高瞻远瞩的从大二开始就严格限制我的手机号码流通范围,也一再叮嘱别人不要随便传播我的手机号码。不过最后弄得还是尽人皆知。另外,有时候也会想,我帮助了自己的学弟,岂不是间接的造成了不正当竞争?坑害了广大不是我学弟的人?矛盾,不过人家找来了,还是要帮的。

今天早上跟老板谈,很郁闷。选课单上划掉了我感兴趣的人工智能,分布式操作系统。还安排我尽快开始做项目,还是Java的,而且据说还是涉密项目。不想干什么,偏来什么。有“停杯投箸,拔剑四顾”的感慨,真想跟老板拍桌子说“老子不干了!”,想想暑假时候爷爷对我的叮嘱和希望,忍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老板给我十一放假。这可能是我最后一个长假了,以后据说过年也就1~2周的假期。所以,我想出去玩啊!!!!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