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炯(Sharpmark)的博客

v4.0 一个不怎么更新,又舍不得关掉的博客

三十而立

而立

今天,我三十岁了,真正意识到二十岁的青春离去,已正式步入中年的时候,心中还是有些沉甸甸的。所谓而立,就是立言,立行,立德。但我还是没有做好,没有做到“立”的阶段。还是能看到很多自己的问题并尝试加以提高。

一直想写个专栏,想分享自己这些年的从业经验和专业知识。也跟几个朋友交流过,他们也都非常支持。这一年跳出原来的圈子,觉得自己还有太多东西要学。发现自己以前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着急抖出自己的小想法,根本看不到自己的渺小。

今年换了工作,加入了一个不被理解的公司——锤子科技,顶着嘲笑,坎坷的一步步走到今天。接触到很多产品之外的事情,试着去学一个初创公司的方方面面;见识到各种各样的人,学习他们的优点和长处;然后拼尽全力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并帮助别人一起做更多的事情。

今年性格也是有变化和成长的,比如……(以下略去千字)。

换工作

2013 年 5 月我换了工作。这个决定,突然也不突然。

一直在前东家产品做的顺风顺水,组建了产品团队,无线也用一年时间从零做到完整的布局和超出预期的销量。但业务对自己的吸引力慢慢变小,就想着换个喜欢的行业。

老罗从开始做手机我就有关注,他的很多理念是我所赞同的,所以看完去年 ROM 发布会后就很干脆的投了简历。从想换,到投简历,到面试通过,到定 offer,也就一周时间。然后等待发完年终奖后就加入了锤子从头做起。

作坊

刚入职的时候,还是在中关村写字楼的小房间里。那时大家的状态和工作方式,像个愉快的家族作坊。

那是个每晚和周末都没有空调的苦闷夏天;是个围在一起吃秦师傅佳肴的丰盛夏天;每天想着各种创意想法的快乐夏天。

那个时候大家挤在一个小间里,入口处的奇仔在小本子上用铅笔画着各种精美的图标设计稿;坐我旁边闷骚的齐祖努力做着各种宣传品不跟我说话;嘎子哥还是像现在一样向往日本;角落的 BG2RHY 时不时的从他桌子上的垃圾堆中随手变出一个黑科技设备;耿健将一直耐心为我这个 mac 新手解答所有问题;美貌大王则总会在吃饭的时候讲很多有趣的故事,并在故事中穿插对他美貌的炫耀……

然后,Smartisan OS 0.1.0 pre-alpha 发布了。带着紧张激动的心情,将自己“笨拙”的作品初次展示给世人,惶恐的等待着用户的使用和评价。随后,泡在论坛里面解答用户问题,收集建议反馈是我们做的最多的事情。

打磨产品

以前,我一直觉得我是个“事儿逼”的人,是像素眼,是强迫症,被人说是处女座。等加入锤子之后,我才发现身在“事儿逼”堆里,我是如此的正常和普通。而这些事逼都比不过我厂最大的事逼:老罗。

老罗对产品的要求,以及产品之外的要求严格到令人发指。当你认为自己竭尽所能做到最好之后,老罗依旧能轻松挑出很多问题。这一年对我和产品团队很多成员来说,就像跟一个严格苛刻,身怀绝技的老师傅修炼,不断学习,不断挨揍。每每觉得学有小成去找老师傅过招,又被瞬间放倒。这种基本功的磨练,是讲究规划大局的大公司所无法教给我的。

在这个过程中,产品被一遍遍的打磨,精雕细琢反复推敲。每个应用的完成度都很高,完全超越第一代产品应有的水平。我个人是一个相对保守的技术派,对系统中几个激进或者讨巧的设计并不喜欢。但 Smartisan OS 绝对称得上国内一流的智能手机系统。是融入了很多认真做事,反复优化过的认真的作品。

这跟我来这里的预期是一致的,锤子科技不是一个相声演员带领的忽悠公司,而是有一群有理想也有能力的人屡次超越自己能力的极限,一起努力打造美好的产品的公司。

最初の战

随着 T1 工程机发到大家手上,公司开始采取严格的保密措施,我们也开始为 1.0 版本的封版,以及随之而来的发布会紧张的筹备。

完美主义的我们,在 1.0 封版不能进需求之后,还在努力的改进 UI,优化文案。想加个小需求时,工程师也给力的说“这个需求你当 bug 提,我给你改”,在封工场线前的那一个月,我们仍然恬不知耻的做了无数改动,一次次跟时间赛跑挑战极限,希望能让系统更完美一些,再完美一些,哪怕只有一点点。所以当后来发布会老罗说“美观和易用性到底有没有尽头”的时候,我们都知道答案是,没有。

发布会前的那一个月,现在想起来,还真是苦。我们找了一个显示器,上面写着“最初の战”以及“距离发布会还有 x 天”的提示,时刻告诫我们要如履薄冰的努力做好一切,发布会的成败,将决定公司的命运。那些天大家都在没日没夜的准备素材,陪着我们的只有电脑,黑着眼圈的同事和麦当劳的外卖。

发布会如期举行,同事都带着亲属参加,表面上像来听音乐会一样,见面开心的打着招呼,但大家心里多少有些忐忑和紧张。我带着妈妈和女友参加发布会,坐在员工席上看着几天没好好睡觉的老罗在上面讲的行云流水,场面气氛很高涨。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下,当讲到软件部分时,我终抵不过疲倦睡着了……。

多事之夏

发布会之后,微博的评论,挨踢圈朋友的称赞或嘲讽都如期而来。一个争议性的老板做的有争议性的手机,必然使舆论泾渭分明。夸的夸上天,贬的贬成渣。

随后的波折,谁也没有想到。是任何一个初创公司都难以承受的,更是我们这种被别人用放大镜盯着的公司极其难受的。产能不如预期,评测恶意中伤,渠道预售数字出错。问题接踵而来,面对外界的谩骂,我们咬紧嘴唇捏紧拳头,想要辩解想要战斗。但我们还是忍着,埋头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抓生产和品控,关注用户反馈,迭代新的版本。我们相信好的产品自己会说话。

这个夏天和秋天,我们受了多少委屈,谩骂和嘲笑。我的前同事或同学对公司的嘲讽和对我的不解,觉得我怎么会被忽悠去这么个不靠谱的公司。能解释的我就解释,解释不了的就索性放弃由他去吧。至于为什么我们公司在外界被爱憎分明,我也有自己的一些认识,哪里做得不足,哪里该做的更好。但限于身份也无法解释什么。在网上看着那些污蔑我们,抨击我们,看我们笑话的人有时候也想冲上去努力的辩解,告诉他们我们是在用心的做产品,但后来也就淡然了,走自己的路,让他们说去吧。

从加入公司到现在,我一直没对公司的前景盲目乐观,我知道对于一个小公司来说,机会成本很高,甚至一个小的决策失误都可能导致公司垮掉。我不求以后公司成功了朋友们夸我,也无所谓公司失败后朋友们嘲笑我傻。无论公司成也好败也好,我都问心无愧的知道我们是一群真正在做事,追求极致的人,我们是一家全心全意想把产品做的美好的公司。这段经历对我弥足珍贵,我把我青年的尾巴贡献给这个公司,是无悔的。

还要感谢在这段时间理解支持我的朋友们,和因为信任我而买了 T1 的朋友,我爱你们。我没有老罗有钱可以帮你们买单,但是我可以请你们吃饭^_^

个人生活

来锤子之后的一年,基本所有的时间都给了公司。剩下挤出来的时间做了几件事。

  • 这年找到了称心如意的好女友,离结婚不远了。
  • 去年年底健身坚持了 3 个月,体型有明显变化。今年过年后中断健身,现在已反弹会健身之前的状态。(大囧)
  • 去年年底开始学车,由于当时一周六天班,所以前后学了半年才学完,还好有好基友大伟哥相互鼓励,没有中道崩殂。
  • 今年年初开始装修房子,折腾了半年终于搞定。由于工作忙碌,全靠老妈和女友张罗装修,都是女中豪杰。(大赞)
  • 老妈年底大病一场,自己在病房外还是反省良多的。老妈我爱你,祝你身体早日康复!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