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炯(Sharpmark)的博客

v4.0 一个不怎么更新,又舍不得关掉的博客

过年

年总算过完了。不喜欢说“回到北京”,因为北京没有家的感觉,只是一个城市。

熬过年

年有两个词儿:过大年,熬年夜。我觉得合起来更合适,熬过年。

提前请了一周的假回家,参加同学的婚礼。然后就是在家呆着睡睡觉,发发呆,想想事儿,像傻子一样等回复。家里无外乎就是年前打扫卫生,年后走走亲戚,许久没见的同学见见面,问问近况。

自从爷爷去世以后,大年三十就在家呆着看春晚,我也抱个电脑在客厅边陪父母看春晚边上网。快到新年零点,怀着高兴的心情打了今年唯一贺年的电话,却碰的鼻青脸肿,仅存的过年心情荡然无存。

初一开始走亲戚,“亲戚”是一个很诡异的词,他们跟你有血缘关系,但是不真正关心你,却又八婆一般什么都打听,甚至管东管西。以前上学的时候问期末成绩,或者升学去哪里;大学问什么时候毕业;研究生的时候问以后想找什么工作,想在哪里;工作了问啥时候找女朋友;找了女朋友问啥时候带回来;带回来问啥时候结婚办事儿。然后擅做主张的开始安排时间,催催催,有他妈什么好催的?你丫着急你自己结去啊!就算哪天我结婚了,各位亲戚大人肯定又要催啥时候要孩子啊。只有等你有了孩子,亲戚的注意力才会从你身上转移到孩子身上,开始新的一轮“养大、上学、毕业、工作、结婚、生子”的循环。还在上学的诸多弟弟妹妹侄子侄女也都跑不了这一番问询。好像给我们都安排好规划,我们必须按着这条路走,什么时间做什么事情,不做就是犯错。

本来有心事就睡不好,几波倒霉蛋轮流放炮,白天放到晚上,晚上放到半夜,凌晨5点多就又开始放。放完第二天出门满城市烟雾缭绕,鞭炮污染环境,制造噪音,浪费资源,扰民伤人,这傻逼陋习早该取缔了。

过年期间,白天回答各类白痴问题,应付各类诡异亲戚,晚上睡不着,每天都是熬过去的。年越过越讨厌了。

2011年回顾

好像2011年我没定什么计划,所以简单总结一下。好些事儿不方便说的就不公开说了。

公司和业务没变,业务线变多了;

体重体质没变,脾气变差了;

住的地方没变,住的人变少了;

2012年愿望

年后买一个WP7手机,目前锁定Nokia Lumia 800, (900可能还要等,但800是pentile的,纠结)

春天攒一台好的台式机,用来玩游戏(wow + d3),效果全关的情况下平均每秒7帧,奥格卡到每秒2帧,这唯一的乐趣还玩成这样,太对不起自己了

关闭各大SNS和微博,静下心来整理和总结,以及完整的阅读。微博刷了大半年,其实有营养的内容真不多。

让自己快乐,生活是自己的,幸福是自己的。没必要演给别人看。休息一下,争取出趟远门。

做PD快2年了,也算小有心得,争取今年多整理,多分享。不然博客荒着也是荒着……,每年也好几百呢。

希望老百姓的日子能再好过一些,政府稍微能有点良心;我们能更积极热情一点,不要冷漠和麻木。

然后就是挣钱,攒钱,还钱。

其他

家里看了看《非诚勿扰》和那个求职节目的视频,这样诡异的节目当个娱乐节目看就好,认真你就输了。还有那些烂片,爱情剧,家庭矛盾剧,这种由坐在家里贴着面膜扣着脚指甲踢着猫踩着狗奶着孩子生活小康家庭和谐的傻X过气中年熟女意淫写的无事生非的烂剧本,有些观众朋友要是还把自己往剧里面套,“看到自己的影子”,真心想说,别因为意淫别人的故事,毁了自己的生活。也看了春晚,抄网上的段子,唱跑调的歌曲,演抄袭的作品,假惺惺的主持我就真心的觉得乏味。电视节目和换台中穿插的传销广告,真的就像傻瓜制造机一样。我太偏激了,就此打住。

微信在今年下半年开始井喷了,过年发现诸多同学都开始用微信联系,还收到几条微信语音拜年的短信。感谢各位,虽然各位的祝福估计都没法实现了。米聊的沉寂,微信的爆发,这件事情很有趣,值得研究。不过微信的产品形态跟我想象的通讯产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现在最多是半成品。真心祝福,加油!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