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炯(Sharpmark)的博客

v4.0 一个不怎么更新,又舍不得关掉的博客

2006年的小尾巴(三)人物

记得Losing~M学长的签名一直是“相逢 不过是短暂的昙花,而明日 终将又隔天涯”,上了大四才开始了解这句话的含义。一句感伤的话,却让我感到了很多希望,或者说是一种坚强。在这一年里面,我认识了告别了老朋友,认识了新朋友;有一天新朋友也会变成老朋友;有一天朋友会因为各种原因而分开;即使是伴侣也很难完整的陪你一辈子,人生充满了悲欢离合。在一起的时候开开心心,各奔东西之后依然互相照应,或许接触不再密切,但是那颗热心依旧会保持。还有很多人由于一些原因没有提及或者过多提及,但是也在这里谢谢你们陪我度过这一年的时光。

Jerry

大学阶段关系最好的老朋友之一了,从大二他进入创新实践中心开始,我们就共同作了很多事情,一起度过了很多快乐的时光。今年四月,一次看到他的BLOG上对我的描述“曾经的好朋友”,开始有些吃惊,后来细想也的确,我们的关系已经大不如从前了。大概是从做完数模之后,我准备离开创新实践中心开始的吧。或许是因为本来就不在一个班,一个级队,从中心离开以后更没有多少机会联系而导致的吧。后来他跟我都因为保研折腾了不少学校,还好最后他如愿保送到浙大计算机了。虽然关系不近了,不过还是很替他高兴。相信他以后一定会实现他的梦想,因为他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我相信他。

WAKU

最纯正的东北男人,最开始认识他是一次我给低年级的讲座吧,他也去了,然后加我做QQ好友,说我们以前的专业学习经历很像。当时没有怎么深入聊。今年寒假做完数模无家可归,跑到沈阳他的家住了几天,更加深入的了解了他。聊了很多之后发现他的确跟我以前的学习经历很像,不过我觉得他在编程上,学的比我更加深入,是个技术天才。他的各种小软件也总让我吃惊。觉得他的技术水平算是软院第一了。但后来签到华信了,我觉得有些屈才。不过他没有那么强的好胜心和追求,能够一直找到快乐,并很容易沉浸在自己喜欢的事物里面。他有很多地方值得学习,也觉得他是一个值得交一辈子的朋友。

xx

暑假的大工突然多了两个穿着相似的大拖鞋,相似的大短裤,相似的大短袖,每天一大清早就在楼门口排队等待上课的学生——我和xx。在校本部待了10多天,猛学数学,并因为自称命犯“大小天煞孤星”,导致轮胎放炮、大工修路、拆房……。白天上上课,扯扯淡,给同班的同学起各种外号,创建各种新兴词汇,晚上上自习结束后,跑西山门口吃烧烤,谈天说地。历史,游戏,数学,我们之间像是有说不完的话题。虽然在一起总是互相讽刺,但是依旧非常开心。虽然真正熟悉只是在国际数模之后,但是两个人的关系已经非常要好了。为了纪念我们的情谊,买了双狼挂饰,一人一只。后来他顺利保研,跟了学院的大牛老师,很不错。不过我兄弟他就是一直单身,所以有单身的女性,愿意跟他发展的跟我联系。心病阿,什么时候能把他的单身问题解决了,我就放心了。

工作了的人们

cloud, Rico签花旗了,一竿子支到了上海。从此过着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生活。班上的其他不少哥们也都签了,有着落了就不错。只是忽然觉得更加孤单了,挂着QQ也看不到什么人了,索性后来就很少上QQ了。不知道是天气的关系还是大家都走了,十一之后班里面也冷清了很多,连吃饭都难叫到什么人同去。很难看到以前每天晚上九点半的CS专场了。只有零星的war3RPG了。无论大家走到哪里,努力做,敢闯敢拼一定没问题的!

保研遇到的人们

北航面试谢谢刘蛋的经验;自己跑到北京,吃住多亏了中学的寇兄的照顾;联系刘挺教授多谢Jerry的推荐;联系王教授多谢素未蒙面的姜方圆师兄帮忙;还有中科院的陈姐姐,面临选择时候给我宝贵意见的孙铮学长;觉得要谢的人好多,当然,最要感谢的,还是爸爸妈妈了。

还要谢谢两位教授,王教授,虽然只见了一次,但是已经觉得她将会是个非常好的老师了。她说的两句话让我印象深刻“读研就是一次给人生重新洗牌的机会。”以及“不在乎你在哪里,而在乎你做了什么。”,我一定会努力的。哈工大的刘挺教授我也非常欣赏,可惜因为学校政策的关系无缘跟他学习,不过还是通过关注他的Blog学到了很多东西。

夜阑听海

从踏上去北京的火车开始,我就知道他是个投缘的朋友。发现跟他有N多共同点,理想和对未来的打算,家庭背景,小时候的经历,兴趣爱好,生活习惯,饮食口味,说话思维方式,对待钱的看法,以及对女人的审美,居然都那么的相似。发现小时候很多背景也非常的相似。上了大学,跟我有相似背景,很多相同爱好的人,除了xx和WAKU他是第三个。我分析原因,可能以因为都是省会城市里长大的孩子,所以见识、心境和爱好才会如此相似吧。我们两个人相当的投缘,于是在钟鼓楼上鸣钟击鼓,算是结拜了兄弟。虽然接触时间短,可能以后也不会会有很多时间接触,不过,他还是我很欣赏,愿意以真心相交的朋友。

Comments